首頁-字畫資訊-

字畫百科

-五代時期中國花鳥畫的風格衍變

五代時期中國花鳥畫的風格衍變

來源:淳道字畫網      時間:2016-12-01     文章瀏覽次數:2028次

摘要: 在中國畫各科中,花鳥畫不僅最能體現畫家功底與筆力,同時,最能體現文人筆情墨趣和貫注的思想情感。五代時期雖然紛爭并峙,但在繪畫創作方面仍在前人的基礎上繼續發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黃筌《寫生珍禽圖》
        在中國畫各科中,花鳥畫不僅最能體現畫家功底與筆力,同時,最能體現文人筆情墨趣和貫注的思想情感。五代時期雖然紛爭并峙,但在繪畫創作方面仍在前人的基礎上繼續發展。因此,五代是中國花鳥畫發展史上的重要時期,其中以徐熙、黃筌為代表的兩大流派,確立了花鳥畫發展史上的兩種不同風格類型。
        “黃筌富貴,徐熙野逸”,表明中國畫家已通過不同的選材和不同的手法分別表達審美意趣。黃筌的富貴不僅表現對象的珍奇,在畫法上工細,設色濃麗,顯出富貴之氣;徐熙則開創“沒骨”畫法,落墨為格,雜彩敷之,略施丹粉而神氣迥出。
        借物寓意,人各一態。書畫圈網小編將兩大流派的代表人物相對比,探析五代時期花鳥畫的審美意趣。
格調艷麗豐滿
       黃筌畫派,中國畫流派之一。以細挺的墨線鉤出輪廓,然后填彩,即所謂“鉤填法” 。后人評為“鉤勒填彩旨趣濃艷”。 從用筆分,又可分為單鉤與雙鉤,風格顯得巧密而精細。
       代表畫家黃筌,才高技巧,善于取熔前人輕勾濃色的技法,獨標高格,是深得統治階層喜愛的御用畫家。其子居寀、居寶承其家風,成為兩宋時占統治地位的花鳥派別。
       為了塑造花鳥的動人形象,他重視觀察體會禽鳥的形態習性。繼承和發展了邊鸞描寫活禽生卉的傳統,以優美的筆致和賦色技巧表現動植物的生動情態。
       黃筌供職宮廷畫院,多寫宮苑中的奇花怪石、珍禽瑞鳥,勾勒精細,設色濃麗,不露墨痕,所謂“諸黃畫花,妙在賦色”(沈括),畫成逼肖其生,故有“黃家富貴”之稱。黃派代表了晚唐、五代、宋初時西蜀和中原的畫風,成為院體花鳥畫的典型風格。入宋后,當時凡畫花鳥無不以“黃家體制為準”。
       從黃筌流傳的《寫生珍禽圖》中方可領略其藝術形象的審美趣味性,確已達到妙造自然、形神兼備的地步。絹本,設色,縱41.5厘米,橫70厘米,用筆嚴謹、清練,設色華麗,形象刻畫生動逼真,不愧為稀世珍寶,有“付子居寶習”五字填款,由此可知,這幅《寫生珍禽圖》只是作者為創作而收集的素材,是交給其子黃居寶臨摹練習用的一幅稿本。現藏故宮博物院;《雪竹文禽圖》冊頁藏臺北故宮博物院。子居實、居寶、居山皆善花鳥,傳其家學。


       畫家用細密的線條和濃麗的色彩描繪了大自然中的眾多生靈,在尺幅不大的絹素上畫了昆蟲、鳥雀及龜類共24只,均以細勁的線條畫出輪廓,然后賦以色彩。這些動物造型準確、嚴謹,特征鮮明。鳥雀或靜立,或展翅,或滑翔,動作各異,生動活潑;昆蟲有大有小,小的雖僅似豆粒,卻刻劃得十分精細,須爪畢現,雙翅呈透明狀,鮮活如生;兩只烏龜是以側上方俯視的角度進行描繪,前后的透視關系準確精到,顯示了畫家嫻熟的造型能力和精湛的筆墨技巧,令人贊嘆不已。
意境清淡雋秀
       徐熙,雖出身“江南名門望族”,但一生為“江南布衣”敖視天下,拒絕進入官場,厭惡奢侈頹靡的生活與官場的腐敗。
       他擅長描繪江湖山花野卉、汀蓼水鳥、毛竹淵魚。他經常漫步游覽于田野園圃, 每遇景物,必細心觀察,故傳寫物態,皆富有生動的意趣。這些大雁、鸕鶿、白鷺、蒲、藻、魚、蝦,或叢艷,或折枝,或園蔬,或藥草,直到北宋時期依然是徐熙繪畫的標志,在圖式方面,他創造了“裝堂花”與“舗殿花”,以其濃郁的裝飾意味被接受。在寫實基礎上求筆墨之變,卻也適應了繪畫由稚拙進入寫實,又由寫實轉向寫意的發展總趨勢。在畫法上他一反唐以來流行的暈淡賦色,另創一種落墨的表現方法,即先以墨寫花卉的枝葉蕊萼,然后著色。其中,《雪竹圖》是最能體現其“落墨”風格的,可惜未加色而不得窺其全豹。此圖縱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徐熙《雪竹圖》縱151.1厘米,橫99.2厘米,絹本,墨筆,藏上海博物館。
        謝稚柳先生曾著文介紹此圖,他是這樣闡述“落墨”的:“所謂‘落墨’,是把枝、葉、蕊、萼的正反凹凸,先用墨筆來連勾帶染地全部把它描繪了出來,然后在某些部分略略地加一些色彩。”也就是說,一幅畫的形和神,都是用墨筆和墨色來“落定”,著色只是輔助。這體現了徐熙在筆墨上的大膽革新。
        以《雪竹圖》觀之,圖繪雪后的枯木竹石。下方是大小數方秀石,不重勾勒而用水墨暈染出結構,留白以示積雪。石后中間是三竿粗竹,挺拔茁壯,細枝遒勁,殘葉紛披。旁有數竿被雪壓彎或折斷的竹子,或粗或細,或斷或彎,又有數竿細竹穿插其間,顯得姿態多變,情趣盎然。左旁則現一段枯樹,枝杈被折,或勾葉,或暈染留白,映襯雪景的蕭瑟。而在刻畫上,勾皴與暈染,粗筆與細筆,濃墨與淡墨,墨染與留白,兼施并用,同樣是謹嚴的寫實作品,與北宋盛行的“細勾填彩”、務求逼真的畫風相比較,顯得率意而出格,然而卻也更多變化,更富情趣。
       另外,花卉畫,有“沒骨”一法,始于徐熙,成于其孫徐崇嗣,沈括曾說:“崇嗣畫草芍藥,自其破萼、散葉、蓓蕾、露蕊,以致離披格側,皆寫其花,始終盛衰如此,其他見崇嗣畫花不一,皆不名沒骨花也。”所謂“沒骨”是說以墨或五色染就,不見筆跡,謂之沒骨。以別于黃家的雙鉤填彩。
         無論題材還是畫法上,處處體現他作為江南處士的情懷和審美趣味。由于徐熙畫派的出現,突破了“黃家富貴”的院體風格,對后世產生很大的影響,為豐富花鳥畫的題材內容和表現方法的多樣化作出可貴的貢獻。
 

用戶評論

相關文章

精彩推薦

相關書畫作品

最新字畫文章

熱點文章

瀏覽記錄

[清空記錄]
亚洲高清最新av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