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-字畫資訊-古今名家-

當代書畫名家

-“生態藝術”的回歸——程守貴花鳥新境界

“生態藝術”的回歸——程守貴花鳥新境界

來源:淳道字畫網      時間:2016-03-04     文章瀏覽次數:2421次

摘要: 如果說,中國花鳥畫從藝術手法的圓熟向意境巔峰的跨躍,表現了歷代畫家的潛心探索和審美理想的歷練過程;那么,當代花鳥畫從藝術境界的構建到花鳥題材生態空間的拓展,則表現r藝術家新理念、新題材、新手法、新品格、新境界的多元審美和“清凈本心、回歸原生”的藝術主題以及自然生態的原始情結,從而深化了花鳥畫的藝術內涵,提升了花鳥畫的藝術境界和藝術品體,進而擴展了中國花鳥畫的藝術表現力。

         如果說,中國花鳥畫從藝術手法的圓熟向意境巔峰的跨躍,表現了歷代畫家的潛心探索和審美理想的歷練過程;那么,當代花鳥畫從藝術境界的構建到花鳥題材生態空間的拓展,則表現r藝術家新理念、新題材、新手法、新品格、新境界的多元審美和“清凈本心、回歸原生”的藝術主題以及自然生態的原始情結,從而深化了花鳥畫的藝術內涵,提升了花鳥畫的藝術境界和藝術品體,進而擴展了中國花鳥畫的藝術表現力。
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太行山里紅》
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太行山里紅》

         當代著名花鳥畫家程守貴先生認為:花鳥畫的藝術形有“三境”。千百年來,不同的歷史環境、不同的時代背景、不同的社會背景、不同的生活心境、畫家鐘情于花鳥題材的抒情內質,甚而將此表情達意的“象征”無限的擴張和把玩,以致完全“人格”化,如梅、蘭、竹、菊等,使花鳥題材獨立成科漸入佳境。從此,藝術手法、藝術套路、藝術程式。畫面意境漸老漸熟,成了“精美的玩意兒”。

         此一境也。之后,勇于創新的畫家不滿足于這種淺層次的、藝術手法之圓熟。而將花鳥重新“放置”十山水、人物畫景之中,重新構建花鳥畫藝術境界,花鳥為主景,山水、人物成為“襯景”(原來山水、人物畫中的花鳥只作為“襯景”或“點景”)。此二境也。
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一葉知秋》
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一葉知秋》

         再后,花鳥藝術境界的成熟促使畫家向往和探索更高的藝術境界,并在喧囂浮躁的社會形態和文化背景下,畫家提出“清凈本心、同歸原生”的“生態藝術”理念,全新拓展花鳥題材,創建更加深闊曠達、境界高遠的藝術天籟。如佛眼觀山水,俗心未泯時,見山水足山水,及至大徹大悟時,見山水非山水,見山水又是山水,一層見識一層境界,一層高于一層境界。此三境也。可以說,這個時代,是出花鳥畫大家、出花鳥畫杰作的時代。可以說,中國畫家程守貴就是這個時代花鳥藝術境界之集大成者;程守貴的花鳥藝術創作歷程,正是沿著此“三境”的思維和方法發展的。

         著名藝術教育家孫其峰教授評價程守貴的“第三境”花鳥藝術是“別有蹊徑,自具一格”。近年來,在完成花鳥藝術手法嫻熟、意境的鋪陳以及藝術境界營造的文化積淀和藝術創新的前提下,程守貴先生提出一種“生態藝術”的繪畫理念,并以中國北方太行山原始生態環境中獨有、罕見的天然黃雪蓮為藝術描寫藍本,從繪畫思想、題材創新、藝術表現手法、藝術風格的形成以及藝術境界的傳達等環節,作為審美著眼點,整體推進和提升“雪蓮生態藝術”新境界,一種全新的“生態藝術”體系和全新的“生態藝術”畫風形成。這對畫家的藝術創作來說,不僅僅是花鳥題材和表現方法的創新,更重要的是,體現了畫家藝術思恕、藝術風格、藝術境界的轉型與創新,為中國花鳥畫題材的審美選擇和“生態藝術” 境界的擴張,開創了藝術探索的先河。

         程守貴先生從藝術梅花、意境梅花到境界梅花的嬗變,有著豐厚,扎實的中國傳統花鳥藝術的功力和審美元素的積淀。在此其礎上,程守貴先生用藝術家獨特、敏銳的眼光發現了更能表現“生態藝術”境界的太行山原始野生黃雪蓮,并實現了畫家“生態藝術”的本體回歸和藝術升華。黃雪蓮生長于海拔1800米的太行山原始森林深處,崖壁矗立,古木參天、峽谷內積雪皚皚。就在這原始生態環境中,往往千米峽谷野生著百株巴掌大的黃花雪蓮,光燦奪目,感天動地,千年百年花開花落。植物學家稱譽黃雪蓮為“華夏神花,百草之千,人間罕見”。原始生態環境下生長的黃雪蓮,前無古人的“第一次”進入而家的審美視野,“第一次”進入一種“,生態藝術”境界和審美理想,“雪蓮藝術”無疑具開山之新意。

        在畫家程守貴先生看來,雪蓮生態的發現,可以說是花鳥藝術創作的重要轉折,是一個藝術“里程碑”。首先,帶來的是藝術理念的創新。文化素養的厚積和藝術思維的活躍,促進畫家藝術思想的闊大、藝術理念的出新;程守貴認為,黃雪蓮的野生形態,恰與畫家“清凈本心、回歸原生”的藝術思想吻合;而黃雪蓮的原始生態,又恰與畫家“生態藝術”的審美境界相吻合;畫家追求的是再現“生態藝術”和“藝術生態”,一種完美的自然藝術,擺脫了傳統花鳥題材中的“象征意念”、“人格化抒情”的文化功能和陳舊思維的束縛,這是更高層次,跟高境界的藝術本體的回歸,這恰恰是進入藝術哲學、藝術禪學、藝術美學的通途。
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猶有花枝俏》
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猶有花枝俏》

         黃蓮花花鳥畫題材的發掘與提煉,概括了中國花鳥畫的新領域,使畫家在花鳥題材上脫穎而出,實現了千百年來畫家為花鳥題材束縛所困、為花鳥“抒情”模式所困的思維實破。黃雪蓮是一種獨特的藝術載體,畫家可以脫俗地、淋漓盡致地再現“生態藝術”和“藝術生態”,然后,留下一個空間,讓人們想象,千百個讀者千百個想象。人們可以想象,一朵雪蓮,黃天金地,人間神奇之生態;可以想象,那太行雪蓮,夸張的生命意識和形態;如同唐王維《辛夷塢》詩云: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發紅萼。澗戶寄無人,紛紛開且落。”花開花落,開自山中,回歸自然,隨緣任運,一個輪回,一個新的境界,一個新的審美過程。黃雪蓮生態藝術之獨到,無疑刷新了當代中國花鳥畫題材的傳統版圖。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暗香浮動》
程守貴六尺斗方《暗香浮動》
         有了雪蓮思想,有了雪蓮材,程守貴先生便在藝術手法上進行創新。首先是畫面構思的創新和藝術描寫辦法的創新。如何表現黃雪蓮的原始生態?畫家用寫實的手法,截取太行原始神態畫面,畫面充實、飽滿,表現太行雪蓮的群叢生態的頑強的生命形態。一種昂揚的生機與活力。一種天然的野逸之美,野山、野花、野草、野禽、野鳥、野情、野趣……人地造化,人間珍奇,具山水之神韻,花鳥之靈慧。看細節,看筆墨,可看出畫家藝術手法之多變,枯與潤、枯與榮,寫意的雪蓮,點綴著深山雪花,傳達著一種自然生態;畫家既采用了傳統國畫的筆墨,層次分明,有線條、點染之美,又有油畫,水彩的透視、肌理和質感、光彩之美。“雪蓮生態”啟示我們什么?那就是,“雪蓮生態”就是“生態雪蓮”,是“生態藝術”;如同月亮被我們比喻來象征去,玉免呀銀盤呀之類,比喻和象征了千百年,現在發現月亮只是月亮,藝術價值在于人類與自然之間構建一種審美關系和境界,羚羊掛角,物我兩忘,天、地、人和諧共生,方為藝術之真諦,生態之奧妙。可見,程守貴先生的這種“生態藝術”,充分表現了一種高蹈絕塵、妙悟天然的藝術品格和審美氣象。(文/李克儉)

用戶評論

相關文章

精彩推薦

相關書畫作品

最新字畫文章

熱點文章

瀏覽記錄

[清空記錄]
亚洲高清最新av网站